当前位置:首页 >  怀旧美文

黑纱

2019-10-13 

三月,周一清晨,雨后江南的那份诗意与凉爽无处可寻。城市各主干道被大大小小的四轮火柴盒占据着,明晃晃的大灯,轰鸣的发动机声及车尾端排出的热浪迎着日出,看似一片朝气蓬勃。

骑电动车途经信江河沿岸,黄鹂鸣翠柳处,有着二三白衣老温神清气闲垂钓于江面,举手投足之间透着股超然气度。

于我儿时的记忆中。爷爷的居所是座在阴雨天里弥漫着缕缕霉味的木头瓦房,高高的梁柱上刻着些头顶凤冠、身披霞帔、两袖飘飘神似仙人模样的人物。

屋子前面有一小块空地,空地左侧是一排用黄白金会泥垒起的墙,墙上千疮百孔,是春季蜜蜂们的驻地;右侧并排由近及远分别栽了柚子树、橘子树及枣树各一棵。挨着树再往右一侧有一堵用石头垒砌的墙,清晨或半晚顺着树干爬上墙头,是静自观赏日出日落的好去处。

屋子后面有一条水渠经过,每到夏季来临,潺潺的流水声伴着四下此起彼伏的蛙叫欧博平台声汇成夜幕下催人入睡的安眠曲。屋子四周是大片大片的稻田,秋季里绵延数里的金黄看着让人心生喜感。通向院子的路是一条崎岖不平的石子路,冬季里厚厚的积雪上印着孩童们凌乱的步伐。老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孩童们追逐嬉戏,时光不紧不慢。

“嘀嘀…”,黄灯睡意惺惺,慢悠悠的眨巴着。周遭却响起了阵阵刺耳的鸣笛声,不一会儿,浩浩荡荡的车流便裹挟着我的小木驴驶离了信江河。

穿过一条小巷,侧脸看去,去年八月中旬筹建的万达广场如今已初具规模。我不觉想起了七堇年在《平生欢》中的数段话语:

远处传来闷如滚雷般的爆破声,烟尘腾起,遮天蔽日,厂房微微倾斜,像个老人缓盛京棋牌缓坐下。

过了一会儿,又一座也坐了下去--如此紧接着连续几座,竟又像一排跪绑的死囚,随着枪声挨个儿扑倒下去。

废墟尸骨未寒,新的楼盘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建了。豪华的售楼部就在厂墟旁边,以墟衬之,更显无情,仿佛时刻都在提醒人们,这里很快将是一场沧桑之变。

华灯初上,顶着一天工作下来的疲惫,望着一排排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此刻城市的夜晚亮如白昼,而我的心房却似蒙着一块儿薄如蚕翼的黑纱。